时筑偃湖

未成

今天格外不想说其他的是闹哪样。

谁都会瞎了眼遇见一贱人真是真理,有时觉得其实自己努力的各种融合还是没有把次元代沟拉太开,可是,与人相处还是有一些我深知却难以解决的问题。

是学校的缘故吧,周围都是学霸,可还是有那么一些有共同话语的人,只是觉得,离我很远。

当初有一个好友,因为在莫名其妙的阶段遇见了她,所以就中二的觉得是重要的人,做了很多事,出去玩了见到好东西都会想给她带,其实那时不是不知自己在她眼里是有一些可笑的[可能是通性同好的人都有一些故作的疏离对别人],所以那是尽力的不去展示自己奇怪的思想为了防止出现隔阂。

久而久之,得到愈多的轻视,久而久之,自由的在自我与别人喜好间切换。

从初一喜欢古风,深入骨髓的那种离不开,最爱图图。

然后记得,那是那姑娘有说有些喜欢就把图图的很多歌都大给了她,过久有去问,却被她删了很多,那时我说,这么好听你怎么会不喜欢什么的,不记得她回答了什么,大概是听不懂之类的,那时很难过,觉得不被了解什么的真是的,却依然向她推荐歌曲。

[采薇]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再也不想听到了。

她说,什么有念白的就不要再和她说了,她不喜欢。听到采薇的一瞬间,真的觉得好好听哭,然后就去了[现在想想真是脑残啊]

之后的之后,就高中,有在烧烤摊上说到要不成立个社团,各种名字,最后我说,长安吧。于是我们有了自己的社团,在一个全学校只有学生会个文学社的是公认的时候。

这个社团是我重要的东西,我的。

这样说有些自私,却一把心酸泪。反正我们学校也没几个人玩这,我也不用搜索周边的人,写就写了吧。

那时候遇见了现在很重要的朋友。

一直以来,最要好的那姑娘太爱讽刺,小时候又没不太童年哭,所以都有些自卑。

学校制度有些坑,我们这年级是要住条件很差的多人宿舍。妈妈不舍的,就找了认识的人。我搬了进去,晚自习。

我的新舍友们都比我大一届又都是择优班,时间我在一妹子物架上瞥见一堆奇特物品→xxx/国家地理/漫画→瞬间找到组织的感觉,那是做了特二的一件事,为了确认妹子是不是同好我在我桌上扔了一谱子,晚上她们回来了,果然…从谱子开始从图图开始,熟了起来。

那是真正的同好啊,都喜欢古风爱动漫,画画都不错还爱都看奇怪的小说。这在我学校是多可遇不可求的事啊。之前从未与这样的人相处,所以到现在,我表达都还不太对劲。[其实优秀的是她本身]

然后各种神展开

话题回来,话说与那姑娘一起成立了社团,便开始各种忙碌[我]写申请,定总纲,画海报[那段时间学校里贴的海报很多都是我画的因为还是学生会的缘故][其他的画差不多都是我那是刚认识的同好舍友我们很奇异的各种掩饰]忙死了。

我在忙,她们,在读书。

真是,初中时我成绩有比她好很多,然后中考考砸了,她进了择优班,我没有。

然后,到了展演,突然就通知我,“哎你要唱歌还是跳舞随意选个”

差点哭了,节目什么的没有任何商量,我问她,她说,我们又没在一栋楼,不好商量,这不是在和你说了吗?

那时,我觉得,她还是重要的人。

他们说就这样吧,慢慢来。我看不下

最后,歌是我选的,采薇,我和两个妹子唱,一个妹子会破,普通话不行,对了她就是社长。

那一次,她让我穿的服装是同期cos社的宫女服并且最后全体致谢时人家还要要,除了我,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为了致谢时去找了很多人借到了一套宫装,不和身,没办法,她说就这样。

那时她管不到我,可我习惯默认她。

她总是有完美理由让我明知真相却说不出口,包括后来[她记性好到记得每一句对话]而我,只有当时的感觉却说不出来。

不说那么多,恩怨太多,也怪我自己衰,惯了。

其实难过的是今天,有小伙伴要出cos虽然真不敢恭维水平,但一起玩的妹子要去看,原本准备陪同,但,她要去,为了躲她,怎么我也不会出现。

一起玩的妹子很逗人心疼,也知我和她矛盾积深。但,她们住一间宿舍,而且,关系要好,说实话,开始故意去和这妹子相处,到现在却真当朋友了,不然也不会难过了。

其实难过的还有,同好的舍友要高考了,要离开了,展演中抢了风头的,我借的小宫女的衣服的cos社长,全能的剧本编舞剪辑化妆配音的女神要走了,ps她是学霸

那个各种不愉快的人曾经说过,她什么都比我好。

一首雨碎江南?呵呵,二胡是我的追求,不会是与你比量的工具,在这个学校里,我们做到的都做到了,你不能的学生会,你不能的杂志社,你不能的演唱一等奖,你想做却做不到的那些事。

学生时代是无忧无虑的,各种,我每一天都在各种鄙弃却又深陷。

我希望周围的人能不呵呵的相处,我希望我们处心积虑去做成什么,但,却没有必要,幼稚和卑劣随那个她消失,那个架子够极了却被父母宠溺长大不知真谓的她,少年需要被自己欺骗然后越过成长。在意的人也即将离去,他知道自己人生如同孩童稚嫩,所以拼命去努力成功,所以正视缺憾与幼稚。


而我,只是深处其间嘲笑着自己的可悲人,多么愚蠢

评论(2)

热度(1)